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政务信息 > 部门工作
峥嵘岁月洒热血 深藏功名守初心——记一等功战斗英雄、退役老兵陈东华
凤阳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.fengyang.gov.cn 发布时间:2019-06-06 15:41    信息来源: 融媒体中心
浏览次数:2669   【字体: 打印 【收藏】 【关闭】

战争时期,他冲锋陷阵,先后参加了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,在枪林弹雨里出生入死,先后获得一等功1次,三等功2次;和平年代,他脱下军装,收起了所有的荣誉,无怨无悔地回到家乡务农,在基层发挥自己的光与热。64年来,他深藏功与名,坚守初心、不改本色。他就是家住凤阳县大溪河镇的原中国人民志愿军24军70师退役老兵陈东华。

在农村默默奉献大半辈子,陈东华不怕苦不怕累,最怕的就是给政府添麻烦。连当年二女儿去看小儿麻痹症病没路费,他都没找政府开过口。用他的话讲就是“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只要我能动一天,就不能给政府添麻烦。”

解放战争荣获一、三等功

1930年3月,陈东华出生在凤阳县大溪河镇,由于家境贫寒,8岁就开始帮人做工,但还是吃不饱穿不暖。1949年1月,凤阳县解放,年仅19岁的陈东华毅然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。

在部队里,陈东华做事积极,又喜欢帮助别人,曾经为了减轻战友负担一个人扛过一挺机枪和三把步枪行军。由于表现优秀,很快就被提拔为班长,并加入中国共产党,随即转战到大别山区开展剿匪作战。

一次战斗后,陈东华所在的部队击败了敌军一个营,大部队乘胜追击,陈东华则被安排押送三名战俘回解放区。途中,三名战俘施计朝着三个方向逃跑,陈东华朝着敌营长警卫员一路狂追,最终在被敌人咬掉手上两块肉的情形下,将敌警卫员抓住,安全押送至解放区,及时准确地获得敌军大量情报,为粉碎敌人阴谋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因此,陈东华被授予三等功。在后来的剿匪作战中,陈东华多次因英勇表现受到连队和团表扬。

1950年,抗美援朝战争爆发。陈东华随部队来到上海奉贤县,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军事训练。由于要模拟适应朝鲜战场上的艰苦条件,所以当时的训练非常艰苦。

“冬天雪堆里一趴就是几个小时,手脚都冻僵了,吃饭都吃不起来。刚开始很多战友都坚持不了,但是我自始至终咬紧牙坚持下来了。并在最终全团的文化、军事、政治各项考核训练中夺得第一。”回忆起在部队的情形时,老人显得很兴奋。陈老说综合之前剿匪的优秀表现以及全团练兵第一名骄人成绩,他被特授予一等功。

朝鲜战场再获一个三等功

1952年9月,在上海轮训完的陈东华在皮定均将军率领下开赴朝鲜战场。“雄纠纠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!”陈东华心潮澎湃,报着必胜的信念,徒步40多天到达前线阵地,接替先期入朝的27军防守朝鲜东海岸。

当时,陈东华所在连队与敌人在一个无名高地对峙,敌人在山上,他们在山下。“我们与敌人之间最近距离只有270多米,不打枪时,敌人讲话,我们都听得见。”陈东华回忆说。

我方炮兵按照计划向敌人炮击,炮击间隙,陈东华他们就向敌人打冷枪,逼得敌人抬不起头来。陈东华说,他们在打冷枪过程中,消灭了不少敌人,这更让敌人感到害怕。

对峙了一段时间,上级计划对这个无名高地进行反攻。一天夜里,在一阵猛烈的炮击后,全连发起冲锋。身为2班班长的陈东华率领战士们一道奋勇向前,冲进敌人阵地,消灭了很多敌人,夺取了这个无名高地。陈东华这个班12人牺牲3人,他所在的连队获得了通报表扬,其个人获得三等功。抗美援朝战争期间,陈东华还获得两枚抗美援朝纪念章。

深藏功名在基层发挥光与热

抗美援朝战争后,陈东华跟随部队回到国内,在蚌埠进行了短期的训练后,于1955年10月退伍。

“退伍后,我父亲被分配到石门山国有林场当工人,但他不想给国家添麻烦,毅然回到老家当起了农民。”57岁的陈东华二女儿陈传珍说。

由于陈东华吃苦耐劳,又是当时生产队唯一的党员,很快就被任命为大队委员,并担任生产队队长,这一干就是20多年。

陈传珍介绍说,她父亲为人正直,虽然是生产队长,但是家里并没有因此沾一点光。由于他们兄弟姐妹多,她家一度还成为队里最穷户之一,但就这样,父亲也没向政府开过一次口。

“印象特别深的是,我小时候患有小儿麻痹症,7岁那年,蚌埠部队医院免费给农村儿童做小儿麻痹治疗手术,家里想送我去,但是没有路费钱,左邻右坊就让父亲去找公社要点钱,但是父亲坚决不同意,说不能给政府添麻烦。”陈传珍说,最后,还是几家亲戚帮他们凑齐了路费,顺利做了手术。

“我家虽然穷,但是父亲从小一直教育我们要自力更生,靠双手吃饭,向我们传承了一个好的家风。”陈传珍说。

陈传珍共有6个姐妹、2个兄弟,儿女们都继承了父亲吃苦耐劳、淡泊名利、埋头实干的精神。

多年来,陈东华一直没有向儿女们系统地提起自己曾经的英雄事迹,也没有向组织上提起立功的事情。他把立功证书和军功章保存了一个木箱子里。后来由于搬家,他的立功证书被雨水打湿弄坏了,为此心疼了很久,子女们才知道他的赫赫战功。

现在,陈东华已90岁高龄,家境依旧很清贫,他耳背严重,腿脚也不灵活,和他相守64载的老伴也卧床不起,好在子女们都很孝顺,轮流照料他们。政府也发放补贴,逢年过节还经常来看望他,他感到很高兴,逢人便说:“还是共产党好,还是新中国好!”(陈友田 李邦军)